南京大学张海波教授作客南国讲堂

作者: 时间:2021-11-17 点击数: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

张海波教授应邀作客南国讲堂

 

2021年11月12日晚上,南国讲堂第231讲在腾讯会议举行。本次讲座邀请了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张海波教授作为主讲人,我院张惠教授作为主持人,学院全体研究生参加了这次讲座。


C431

 

讲座伊始,张惠教授对本次南国讲堂主讲人张海波教授作了简要介绍。在讲座中,张海波教授围绕一项最新的研究“疫情防控中的应急指挥与协调”,从研究问题、文献综述、方法与数据、研究发现和研究结论五个部分展开讲述。


9844

 

第一部分是研究问题。张海波教授以近几年所研究的面向中国实践的应急管理基础理论创新作为铺垫,指出目前国际社会中并没有一种能够深入、完整描述中国应急管理实践的理论。以南京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情为例,张海波教授提出,在推动面向中国实践的应急管理基础理论创新的过程中,从需求中去感受研究问题对于研究者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张海波教授从南京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情的实践中认识到要提升应急指挥能力和完善应急指挥体系的重要性,并根据南京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情实践的需求找到了研究的真问题。

 

第二部分是文献综述。张海波教授展示了一个简要的文献综述,他表示在英文中,“应急指挥和协调”的表述并不常见,而通常是“指挥与控制”(command and control)、“协调与合作”(coordination and cooperation),且二者是对立关系。研究中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是倡导从“指挥与控制”模式转向“协调与合作”模式;更基础的主张则是由“层级结构”(hierarchy)转向“网络结构”(networks)。第二种观点是认为,“指挥与控制”与“协调与合作”并非不能兼容,“层级结构”和“网络结构”也并非不可兼容,总体上是网络结构,但可以容纳层级结构。第三种观点认为,混合网络(hybrid structure)才是务实的选择,应急响应中存在集中化的动力,即存在“指挥与控制”的工作机制。而国内的研究目前更为少见,主要对ICS、NIMS的内容进行了一些介绍,但由于中美政治行政体系的差异和应急管理体系的差异,这两套系统很难直接用于中国,只能作为参照,无法回答我们在研究中提出的问题。

 

第三部分是方法与数据。张海波教授表示,目前整个公共管理学界乃至中国社会科学界都十分重视案例研究,小样本研究的优点在于足够深入,缺点在于代表性不足。但是张海波教授认为,在应急管理中,案例的代表性不是最重要的指标,最重要的指标是案例的极端性,极端案例的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张海波教授表示在应急管理中最困难的是资料的收集。他认为在应急管理中使用的研究方法与其他研究无异,但在方法论层面,应急管理具有其独特性,即一定要快。因为数据是嵌入到时空情景当中的,进行观察的时间不同,得到的理解也有所不同。

 

第四部分是研究发现。张海波教授阐述了五点初步的研究发现。即存在着常态化防控和疫情聚集性爆发两套指挥体系,前者由市政府负责,后者由市委负责;两套体系之间存在着转换的问题,即“常战转换”(平急转换)的问题;无论是常态化防控的指挥体系,还是疫情聚集性爆发下的指挥体系,都是任务导向的,按照应急支持功能(Emergency Support Functions,ESFs)进行组织的;常态下的指挥体系结构相对简单,分组少,而疫情聚集性爆发下的指挥体系结构更为复杂,分组更多;常态化的指挥体系是相对稳定的,但疫情聚集性爆发下的指挥体系是动态演化的。

 

第五部分是研究结论。张海波教授简要总结了六点研究结论,即应急指挥与协调是任务导向的组织结构,这与常态化下的层级结构有相似,也有不同;应急指挥部的结构是动态变化;指挥部的层级和规模的设计需要进一步研究;整合的信息平台对指挥部的有效运行至关重要;全国统一的指挥部之间的协同机制有待研究;南京指挥部的经验应如何复制与扩散。


F348

 

在互动环节,参会的研究生就如何应对在新冠疫情爆发时政府与群众都紧张不起来的问题与张海波教授进行了交流;张惠教授就复杂自适应系统对新冠肺炎指挥与协调中构建的混合网络的解释力、这项研究中最大的创新点以及如何看待有学者对复杂自适应系统和在应急网络中应用社会网络分析方法提出的批评等问题与张海波教授进行了深入地探讨。

 

讲座的最后,张惠教授对这次讲座的举办进行了总结并对张海波教授的精彩分享表示感谢。

 


供稿|刘存菊

编辑|黄佳娜

编审|张 惠

监制|周利敏


Copyright© 公共管理学院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广州市大学城外环西路230号